手机站 广告联系

百姓信息网

套现离场?“花瓶”胡玮炜是如何从共享单车的厮杀中突围的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9:40
摘要:在一切尘埃落定,摩拜被美团收购后,胡玮炜接受了一场来自同行吴晓波的访谈,曾经也是媒体人出生的她,显得非常的从容淡定,完全没有刚刚经历了一场决定命运的投票后的元气大伤,更多的是一种释然。当吴晓波聊到创业之后的改变时,举了雷军的例子,说:你看

在一切尘埃落定,摩拜被美团收购后,胡玮炜接受了一场来自同行吴晓波的访谈,曾经也是媒体人出生的她,显得非常的从容淡定,完全没有刚刚经历了一场决定命运的投票后的元气大伤,更多的是一种释然。当吴晓波聊到创业之后的改变时,举了雷军的例子,说:“你看,雷军他们这些年改变多大。”

胡玮炜突然歪过脑袋问道:“他变化最大的是什么,很好奇哦。”

吴晓波想了想:“大概是很多人在创业后,慢慢就不再天真了。”

胡玮炜问:“这是好的吗?”

“就是你一个少年不见了嘛。”

“我再过几年,会不会也这样啊。”她一边笑着一边把身体往后靠了靠,大概是真的抗拒,“太恐怖了。”

胡玮炜没有被打磨成一块圆石头,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依然排斥被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所改变。

“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,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,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。因为在大城市里面,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,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。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,但是非常危险。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。”胡玮炜在一个公开的演讲中说,机器猫、万能口袋这样的词汇描述让这个创业故事听起来充满了童话的色彩。

很多人说这样的标签树立可能并不利于摩拜单车的发展,毕竟过于理想主义难免听起来有些不务实。其实不然,有什么比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更让人感到振奋的呢,摩拜在宣传策略上也不遗余力的强调了这一点,在摩拜成立一周年的发布会上,主题就被定为“用技术驱动的理想主义“,引起了社会与媒体的广泛关注,当然也吸引来了更多的投资。

或许有人会问,在竞争如此残酷的商业社会,真的会有资本愿意为理想买单吗?摩拜在成立之初也遭受到了同样的质疑,但是摩拜这个项目后面其实一直有个操控者,就是蔚来汽车的董事长李斌。事实上自2014年开始,李斌以易车网为依托,密集地投出了4亿美元,投资了32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或产品,摩拜单车就是其中之一,初始他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并不大,所以才全权交给胡玮炜来代理,但其实他在该项目中所持的股份比例并不低,可以说仅次于胡玮炜之后。

所以在摩拜的天使投资用完,项目处于最艰难的时刻,李斌凭借着自己多年的创业经验作为背书,替其找来了愉悦资本的创始人刘二海,刘二海其实对胡玮炜的印象并不算好,也有质疑这么理想化的项目是否能成功落地,但是出于对十多年事业伙伴的信任,他还是同意投资了数百万美元。

从这段经历中我们不难看出,纯粹的理想主义绝对不是商业社会的立足之本,它更多的只能是吸引关注的一个噱头,真正受到投资方青睐的还是项目的硬实力,如果只谈理想不切实际,变成了贾跃亭式的ppt融资,虽然能吸引到舆论的关注,但最终会变成爆雷的庞氏骗局。

套现15亿离场?

在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购之际,网络上突然出现了一篇10万+阅读量的刷屏文章《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:你的同龄人,正在抛弃你》。韩寒发微博长文表示很反感这样的标题,说其不光是在贩卖焦虑,更是在制造恐慌。

根据媒体资料报道,合并事宜在经过投票后,最终确定美团以35%美团股权、65%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,这37亿美元的总价中,有27亿美元为摩拜的实际作价(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),另外10亿美元用于偿还摩拜的债务。

作为摩拜的创始人,此时胡玮炜手中的股权在经历了多轮融资后还剩下9%左右,如果简单的按照9%*27亿美元来计算的话,的确有2.43亿美元的入账折合人民币15亿元左右。

但是所有命运的馈赠都是在暗中标好了价码的,残酷的资本社会更是如此,几乎所有的风险投资在入场之前都会要求拥有优先清算权,马老师的《控制权的争夺与安排》一书中,明确指出,优先清算权是指PE(投资人)在目标企业清算或发生视同清算的情形或结束业务时,具有的优先于其他普通股股东获得分配的权利。

也就是说后入场的投资人,有权利要求在公司发生结算或并购事件时,优先拿回其投资本金+利息,这相当于是一个兜底条款。

摩拜在被美团收购之前经历了12轮融资,只有在前12轮投资人都拿完投资本金及利息之后,剩下的钱才会拿出来由全体股东按照持股比例来分。

要知道媒体曝出来摩拜在最后一轮的估值高达34.5亿美元,而美团收购时的实际作价才27亿美元,这笔钱够不够后入场的投资人拿回本息都存在疑问,更不要说桌面上还剩下钱可以分给创始人团队了。

所以胡玮炜最后可能只套现了一小部分钱,甚至根本没有拿到收益也是有可能的。

这时候也许大家并不羡慕这个曾经站在共享经济顶端的创业者了,但是作为胡玮炜个人而言,至少她时体面离场了。而同期创业的竞争对手——ofo的创始人戴威,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由于他坚持不肯与摩拜合并,也不愿意被滴滴收购,导致资金链断裂,无法退还用户押金、支付供应商的欠款,被供应商起诉至法庭,他本人被法院作出了“限制消费令”,乘坐交通工具时,不得选择飞机、列车软卧、轮船二等以上舱位;不能在星级宾馆、酒店、夜总会、高尔夫等场合消费;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。

或许正如胡玮炜在吴晓波的采访中说的那样,“资本和摩拜都是相互依存的,我们肯定是被资本助推了,但没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和团队,其实它也没有办法助推。我自己的观点是,没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业最后的成功的原因,完完全全只是因为资本。所以,资本是助推你的,但是最后,其实你都得还回去。”

在信息化的社会中,关注就是力量,流量就是价值。这也导致了一些创始人在打造IP的时候,只注意到了如何获取更多的关注,但没有考虑到口号究竟能不能实现的问题。一旦项目成为了风口,狂热的资本就是一拥而上,可能冲昏了创始人的头脑。但是要记住,所有的资本都是明码标价的,在进行IP传播的时候可以谈理论,谈情怀。但是在实际运营中还是要脚踏实地,IP只是一种手段,并不能取代产品成为公司的立足之本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百姓信息网独家出品
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广告合作QQ:748492175 | 邮箱:748492175@qq.com
Copyright © XibuNews.cn, All rights reserved.